[hǎo wàng jiǎo]

好望角

(非洲西南端岬角)

编辑 锁定
“好望角”,英文是"Cape of Good Hope",意思是“美好希望的海角”,是非洲西南端非常著名的岬角,位于34°21′25‘’S,18°29′51‘’E处。北距开普敦52千米。因多暴风雨,海浪汹涌,故最初称为“风暴角”。1939年这里成为自然保护区,好望角东方2千米处,设有一座灯塔。
好望角是欲为通往富庶的东方航道,故改称好望角,苏伊士运河通航前,来往于亚欧之间的船舶都经过好望角。特大油轮无法进入苏伊士运河,仍需取此道航行。
好望角常被误认为是非洲大陆最南端,然距离其东南偏东方向约150km、隔佛尔斯湾而望的厄加勒斯角才是实至名归的非洲最南端。
好望角,地处来自印度洋的温暖的莫桑比克厄加勒斯洋流和来自南极洲水域的寒冷的本格拉洋流的汇合处。强劲的西风急流掀起的惊涛骇浪常年不断,这里除风暴为害外,还常常有“杀人浪”出现。这种海浪前部犹如悬崖峭壁,后部则像缓缓的山坡,波高一般有15-20米,在冬季频繁出现,还不时加上极地风引起的旋转浪,当这两种海浪叠加在一起时,海况就更加恶劣,而且这里还有一很强的沿岸流,当浪与流相遇时,整个海面如同开锅似的翻滚,航行到这里的船舶往往遭难,因此,这里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航海地段。
中文名
好望角
外文名
Cape of Good Hope
地理位置
非洲东南角
所属国家
南非共和国
重要景点
迪亚士角、老灯塔、新灯塔
邻近大洋
大西洋、印度洋
所属国家
南非
所属城市
开普敦
建议游玩时间
2-3小时

名称由来 编辑

“好望角”一名的由来有着多种说法。
好望角
好望角 (15张)
最常见的说法有两种:一说为迪亚士1488年12月回到里斯本后,向若昂二世陈述了“风暴角”的见闻,若昂二世认为绕过这个海角,就有希望到达梦寐以求的印度,因此将“风暴角”改名为“好望角”;另一种说法是达·伽马自印度满载而归后,当时的葡王才将“风暴角”易名为“好望角”,以示绕过此海角就带来了好运。[1]

探索发现 编辑

远征背景

公元一千年,欧洲开始巨变,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被称做十字军东征的宗教战争。欧洲的罗马天主教信徒希望把穆斯林赶出现在的中东地区。十字军东征是1096年开始,前后持续大约两百年。欧洲军队在中东地区的出现推动了贸易发展。威尼斯等地的意大利商人通过为交战各方运输和提供物资,大发战争财。十字军返回欧洲时,带回了中东地区的香料、香水、丝绸、钢铁和药品,成为欧洲抢手的畅销品。贸易带动了城镇的兴起,也造就了一大批富有的欧洲商人。欧洲国家的力量不断壮大,他们设置了军队和政府,靠纳税人缴纳的税款来维持。到十五世纪的时候,欧洲国家已经蠢蠢欲动,做好了外出探险的准备。
葡萄牙人是最早行动的。1400年的时候,他们就想控制跟东方的香料贸易。欧洲商人想越过威尼斯和阿拉伯的中间商,直接跟东方做生意。如果他们能直接经海路前往亚洲购买这些商品,就能大大增加盈利。葡萄牙的探险努力是国王约翰一世的儿子亨利王子发起的。他酷爱航海和探险,人称航海家亨利。亨利王子在世界各地网罗专家,进行科学研究。他还专门修建了一个天文台,观测星象。葡萄牙的探险家们到过非洲西海岸,希望找到一条通往印度和东亚的路线。他们最后抵达了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好望角。

葡萄牙首次远征

1487年8月,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Bartolomeu Dias)率探险队奉葡萄牙国王若奥二世之命从里斯本出发,探索绕过非洲大陆最南端通往印度的航路,寻找一条通往东方“黄金乐土”的海上通道。当船队航至大西洋和印度洋交界的水域时,海面狂风大作,惊涛骇浪,几使整个船队覆没。最后巨浪把幸存船只推到一个未名岬角上,此舰队遂延存下来。迪亚斯将此地名命为“风暴角”。他认为只要转向继续航行,便可到达印度,但船队弹尽粮绝,只得返回葡萄牙。
惊涛骇浪 惊涛骇浪
1488年1月,迪亚士率领的船队首先沿着以往航海家们走过的航路先到加纳的埃尔米纳,后经过刚果河口和克罗斯角,抵达现属纳米比业的卢得瑞次。
1488年2月间,船队终于驶入一个植被丰富的海湾,船员们还看到土著黑人正在那里放牧牛羊,迪亚士遂将那里命名为牧人湾(即今南非东部海岸的莫塞尔湾)。迪亚士本想继续沿海岸线东行,无奈疲惫不堪的船员们归心似箭,迪亚士只好下令返航。
在返航途中,他们再次经过好望角时正值晴天丽日。葡萄牙历史学家巴若斯在描写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时写道:“船员们惊异地凝望着这个隐藏了多少世纪的壮美的岬角。他们不仅发现了一个突兀的海角,而且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感慨万千的迪亚士据其经历将其命名为“风暴角”。

继续探索

1497年11月,另一位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率领舰队经好望角成功驶入印度洋,11月27日,达·伽马的船队再次绕过好望角,1498年5月20日驶抵印度西海岸重镇卡利库特。又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达·伽马约于1499年9月1日前后返回里斯本。满载黄金、丝绸回到葡萄牙。
好望角
好望角 (2张)
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将“风暴角”改称“好望角”,从此好望角成为欧洲人进入印度洋的海岸指路标。好望角海域几乎终年大风大浪,常常有“杀人浪”出现,这种浪波弱则5m-6m高,强则高达15m以上,浪头犹如悬崖峭壁,浪背如缓缓的山坡,受其侵袭而蒙难的海船不计其数,是世界最危险的航海区域之一。
1500年,“好望角之父”迪亚士再航好望角,此回却遇巨浪而葬身于此。如今好望角海域少有大浪,但时有大雾,甚至遮蔽灯塔射光。开普敦当局修建了一座更近于海岸且更大体积的新灯塔,上面标注了此地与世界各著名城市之间的距离。

灯塔

1849年,好望角设置了一座灯塔,因为好望角经常有雾,而不能很好地发挥它作为灯塔的作用,于1919年废弃,改装成观景台,倒也物超所值。

著名航线 编辑

航线地图 航线地图
望角航线————西亚(阿巴丹等,途经霍尔木兹海峡),东亚,东南亚,南亚—印度洋—东非(达累斯萨拉姆)—莫桑比克海峡—好望角(开普敦)—大西洋—西非(达咯尔)—西欧,载重量在25万吨以上的巨轮无法通过苏伊士运河,需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

形成原因 编辑

南非的好望角及其邻近海域一直是印度洋与大西洋互通的航道要冲。随着大吨位散货船液货船的日益投入,这里的通航密度正日趋增加。鉴于航海与航运的需求,该区域的气象与海况也受到了航海者的广泛关注。世界著名的瑞典埃塞尔特制图公司在它的出版物上曾将南纬40°-50°描述为强风带。地处南纬35°的好望角一带恰好与西风带毗邻,是恶劣气象的直接受害者。2000年至2001年,该公司航经这一带海域达四次以上,实地纵观了它的气象海况变化。
与好望角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在南半球中纬度地带只有非洲的好望角、南美洲的合恩角,以及澳大利亚南部沿岸和新西兰的南岛位于这里,其它几乎被三大洋的南部海域所环绕,构成一个封闭的水圈通称为南大洋,这里终年西风劲吹,风暴频繁。在夏季也是西风咆哮而过,冬季更是寒风凛冽,常年的西风把海水也驯服得环绕地球由西向东奔驰,形成了著名的“西风漂流”。

气候特征 编辑

下面这段文字是经常航行在这段航程中的一位海员对那里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描述:“乌云密蔽,连绵不断,很少见到蓝天和星月,终日西风劲吹,一个个涡旋状云系向东飞驰,海面上奔腾咆哮的巨浪不时与船舷碰撞,发出的阵阵吼声,震撼着每个海员的心灵。”形成这种景象的原因,主要是地球自转对气流的方向起了重要作用。使西风变得强烈的另一个原因是,中纬度的温差大。向极地或向赤道航行一天,就会明显感到冷暖的差异,这是由于低纬度的能量在向两极输送中,相当大的部分要消耗在中纬度地区,同时极地冷空气不停地向南侵袭,在这两股冷暖差别较大的气流夹击下,中纬度地带就成了温差较大的地区,冷暖气流不断交汇运动,极易导致风暴频发。
好望角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巨浪呢?水文气象学家探索了多年,终于揭开了其中的奥秘。好望角巨浪的生成除了与大气环流特征有关外,还与当地海况及地理环境有着密切关系。好望角正处在盛行西风带上,西风带的特点是西风的风力很强,11级大风可谓家常便饭,这样的气象条件是形成好望角巨浪的外部原因。南半球是一个陆地小而水域辽阔的半球,自古就有“水半球”之称;好望角接近南纬40度,而南纬40度至南极圈是一个围绕地球一周的大水圈,广阔的海区无疑是好望角巨浪生成的另一个原因。此外,在辽阔的海域,海流突然遇到好望角陆地的侧向阻挡作用,也是巨浪形成的重要原因。因此,西方国家常把南半球的盛行西风带称为“咆哮西风带”,而把好望角的航线比作“鬼门关”。

景观特点 编辑

好望角是一条细长的岩石岬角,像一把利剑直插入海底。在好望角的一侧,矗立着一个灯塔,颇具历史,这个白色灯塔不仅是一个方向坐标,同时在他的告示牌上还清楚地写着世界上十个著名城市距离灯塔的长度,如北京12933千米。
在好望角凭栏而望,可以看见远方的海天一色,也可以看见脚下的浪花飞溅,可谓气象万千。好望角作为非洲的一个标志,是每一个非洲旅游爱好者必到的地方。俗话说,到南非不到开普敦,等于没来过南非;到开普敦不到好望角,等于没到开普敦。这就好比中国的北京,北京的长城,是旅游必到的圣地。
游客前去好望角到多是冲着“非洲最南端”“两大洋交汇处”的名号而来,可是这却恰好是人们所犯的一个美丽误会。非洲的最南端事实上是距她147千米的厄加勒斯角,而两大洋的实际交汇处也在这两大海域中间地带上,而非就在好望角。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人们遗憾的所在,因为好望角除了这些虚名外,他还是著名的自然保护区。这里分布着许许多多的低矮的灌木丛和一堆堆盛开的鲜艳花朵,羚羊、斑马、鸬鹚、黑鹰等稀有动物及飞禽都在这里幸福的生活着。[2]

重要景点 编辑

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最尖端的点称为Cape Point,有标明经纬度的标志牌供游客拍照留念。
好望角风光
好望角风光 (22张)
迪亚士角:Diaz Point在好望角东面,是拍摄好望角全貌的最佳角度。
老灯塔:位于迪亚士角最高点,是好望角的标志性景观。
新灯塔:由于老灯塔位置太高,海上的大雾经常导致船只根本看不到老灯塔的灯光,于是在老灯塔前端山腰间又修建了一座小灯塔。只有在观景阶梯上才能找到它的位置。

实用信息 编辑

门票

公园
  2015年10月31日前,12岁以上110兰特/天,2-11岁儿童55兰特/天,交通工具20兰特/车;
  2015年11月1日-2016年10月31日:南非开发共同体(SADC)成员国以外的外籍游客12岁以上125兰特/天,2-11岁儿童65兰特/天;
缆车
儿童(6-16岁)单程18兰特,往返23兰特;成人单程45兰特,往返55兰特。

开放时间

好望角公园
10月-次年3月 6:00-18:00;4月-9月 7:00–17:00;
  缆车运行时间
10月-次年3月 9:00–17:30;4月-9月 9:00–17:00

交通信息 编辑

好望角距开普敦市中心约50公里,近1小时车程,建议自驾前往。自驾路线请查看页面下方的景点攻略;
  开普敦绿色巴士(Cape Town Green Bus)提供接送和一日游服务,价格为460兰特/人。上午9:30从市内的Cape Town Tourism(Burg St)集合上车,下午15:30返回到市区。费用包含往返的接送,Noordhoek Farm Village的30分钟停留,Cape Point的门票以及在Cape Point的90分钟停留。

自然保护区 编辑

好望角位于半岛南部,有7750公顷,是规模很大的自然保护区,好望角和开普角都在保护区内。这里除乘观光汽车游览以外,任何汽车禁止入内。自然保护区内,绽放着被称为芳百氏Fynbos、普罗梯亚木Protea、Efica Heath的花卉等各种植物;生活着南非羚羊、鹿、斑马、猫鼬、鸵鸟、狒狒等动物。除此之外,在近海处还有海豚、海狗等在游弋,如果运气好的话,在8月-11月期间还能看到鲨鱼。

城区游览 编辑

好望角风光 好望角风光
露天烤肉设施齐备的游乐广场,有徒步旅行线路、驾车游玩线路、潜水用呼吸自给装置、游泳用更衣室、餐厅、小卖店等和纪念牌。

游览路线 编辑

先到Cape Point拍照留念,然后沿徒步小径翻山到Diaz Point,乘坐有轨电车到山顶拍摄好望角全貌,还可以登上灯塔,一望无际的大西洋在眼前完全呈现。留念:可在纪念品商店购买好望角纪念明信片并自己加盖纪念章,投入电车站边的红色邮筒。停车场的前面,有被称为Look Out Point的去灯塔展望台的轨道车车站,即使是步行也能很快到达;还可以到开普角前面去看看,步行也只要20分钟左右。从展望台向北看到的白色砂石的小沙滩,就是Dias海滩,在它前面突出来的就是世界闻名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到那里有步行道,从停车场出发步行需1小时。然而这里有个与风景不和谐的悬崖,崖的下面立有用英文、南非阿非利加语写着“非洲最南端、真正的最南端——在厄加勒斯角 好望角”的标牌,在这附近遭遇强风而遇难的船只很多。

历史地位 编辑

好望角的发现,促使许多欧洲国家把扩张的目光转向东方。荷兰、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的船队都先后经过这里前往印度、印度尼西亚、印度支那菲律宾和中国。1652年,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掠取好望角的主权,并在现今的开普敦建立居民点,专为本国和其他国家过往的船队提供淡水、蔬菜和船舶检修服务。
19世纪初,在海外已攫取大量殖民地的英国人看到掌握好望角制海权的重要性,遂侵入南非将荷兰人取而代之。在苏伊士运河1869年开通之前的三百多年时间里,好望角航路成为欧洲人前往东方的唯一海上通道。苏伊士运河开通后,这条航路的作用虽有所减弱,但仍然是欧亚之间不可或缺的重要通道,一些巨轮还必须从这里绕道。据在好望角的南非人士讲,每年仍有三、四万艘巨轮通过好望角。西欧进口石油的三分之二、战略原料的百分之七十、粮食的四分之一都要通过这里运输。
在苏伊士运河未开凿之前,欧洲对亚洲之航线仅能自西欧经西非,再绕道南非之好望角而达亚洲,因此西非与南非之战略价值极高。但自一八六九年法国与埃及合作开凿完成苏伊士运河后,即失去其战略价值,好望角的重要性亦大为减低,其控制欧亚航路的战略地位遂被北非沿岸与红海沿岸地区所取代。

生态资源 编辑

好望角又是一个植物宝库,这里几乎拥有全世界最古老、完全处于原生态的灌木层,有从来没有受过人类干扰的原始植物群,拥有研究植物进化不可多得的原始条件。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曾经描述:在许多情形下,我们对于花园和菜园里栽培悠久的植物,已无法辨认其野生原种。我们大多数的植物改进到或改变到现今于人类有用的标准需要数百年或数千年,因此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无论澳大利亚、好望角或十分未开化人所居住的地方,都不能向我们提供一种值得栽培的植物。
拥有如此丰富物种的这些地区,并非由于奇异的偶然而没有任何有用植物的原种,只是因为该地植物还没有经过连续选择而得到改进。1836年6月3日,达尔文专程来到好望角,考察这里的植物资源及物种进化情况,并拜访了居住在这儿进行天文研究的约翰·赫歇尔,因为正是赫歇尔,作为一个天文学家,在深入的天文研究的同时,早已敏感地意识到了物种进化问题。好望角是一个走过一次便会为之着迷的地方。
人们钟情好望角,关注好望角,同时也为好望角的未来担忧。尽管人们对好望角提供了最严格的保护——这里除观光游览车以外,任何汽车禁止入内;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砂一石都是自然遗产,哪怕带走一段枯树枝、一枚小石子都是违法的。但人们同时也看到,好望角的自然生态环境是如此脆弱,有时又不得不经受人类不经意的折腾。
两年前,一位远从万里以外赶来观光的欧洲人就曾不慎在这里引起了一场火灾,大面积的原生灌木林被付之一炬,时间已经过去几年了,后果仍未恢复。甚至,几天前又刚刚听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在一次国际会议上,专家们经过研究论证后明确指出,随着南极大陆冰山融化,海平面上涨,温室效应加剧,十年之后,好望角将变成一片荒漠。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自然地理